三大央行行长“盖棺定论”:“低通胀时代”结束了!“低利率”纪元告终

article.author.display_name 叶桢
分析指出,决策者们的表态意味着“一个重大转变”,可能会阻止2024年的降息。

6月29日周三,欧美三大央行行长罕见齐聚一堂,传递出一个关键的信息是:世界正转向一种更高的通胀机制,过去二十年的低利率策略将不再适用。

“低通胀时代”结束

目前,美国、英国和欧元区的通胀率远高于目标水平,央行行长们认为,随着全球贸易和生产模式的重置,这种情况可能会持续下去。

在欧洲央行年度货币政策论坛上,欧央行行长拉加德直言:“我不认为我们会回到低通胀的环境。”

她说:“由于疫情和大规模地缘政治冲击,一些力量被释放出来,这些力量将改变我们运作的局面和格局。”

拉加德称,制造业“准时完成任务”也是过去20年抑制通胀的下行力量,疫情后全变了:

“时代的转变将预示着更多的动荡。现在这已经改变了,而且可能会朝着一个我们不确定的体系不断变化。地缘政治和疫情巨大冲击将改变我们曾经熟悉的环境和央行设计政策的背景格局。”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指出,全球化受到冲击、人口老龄化、低生产率和技术发展都导致价格不能再“保持超低位”。

鲍威尔表示:

“到目前为止,过去十年是我们所面临的反通货膨胀力量的巅峰时期......这个世界现在似乎已经消失了,至少目前是这样。我们现在面临着不同的力量,必须以一种非常不同的方式来思考货币政策。”

英国央行行长贝利称,通胀是应对一系列大规模且接连而来的供应冲击的方式,这些当然会影响到预期,把所有因素考虑到一起,通胀就不具有传统意义上的短暂性。

“低利率”纪元告终

持续的高通胀意味着,过去二十年的低利率策略将不再适用。

金融危机以来,欧美央行行长们面临的主要敌人是过低的通胀,这使得他们在衰退和复苏乏力的时候能够采用接近于零的利率和大规模购买债券的方式来提振经济。

而眼下,在疫情造成的供应链混乱,以及俄乌冲突导致的大宗商品价格飙涨之下,不断飙升的价格压力成为他们的新敌人。

2020年,美联储调整其货币政策框架,从2%通胀目标改为平均2%的通胀目标,同时还对就业最大化目标进行微调,强调只要不出现过高的通胀压力,在实现充分就业或者更高水平时,就不会紧缩货币政策。

在周三的年会上,鲍威尔承认,当前的环境引发了这样一个问题,即这种方法是否仍然适用:

“如果你想知道过去十年的教训,看看我们的框架。这些都是基于我们当时的低通胀环境。而现在,我们身处一个截然不同的新世界,在这里,通胀水平更高,供应受到许多冲击,全球各地的通胀力量都很强。”

目前市场预计美联储今年将再加息175个基点,并在2023年达到3.75%至4%的峰值,这将是美联储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最强硬的加息周期,不过随着衰退风险上市,市场还预计美联储2024年将适度降息。

然而,独立研究咨询服务机构LH Meyer分析师Derek Tang指出,随着决策者们承认经济将会经历一些痛苦,可能无法实现软着陆,但高通胀更糟糕,这意味着“一个重大转变”,可能会阻止2024年的降息。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 收藏
分享到: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
10 条评论
血色天马
举报

经济的客观规律,从来不以个人的意志为转移。。。哪有那么多软着陆。。。

5
回复
MobileUser8540
举报

吹风?容忍、接受高通胀?不会采用高利率?

0
回复
Yanzzzzz
举报

利好A股?

0
回复
億万長者
举报

buy bitcoin

0
回复
上豪
举报
回复 億万長者:

no,bye bitcoin😐

2
回复
MobileUser4682
举报

说了等于没说

0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