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央行“鹰怕了”?媒体称正设计危机应急工具,抗击欧元区国债收益率飙升

article.author.display_name 杜玉
一个月前,欧央行决定加速结束量宽净购债,越来越多的主流投行预言其9月开始加息,高盛甚至认为7月加息都有可能。但欧央行可能正对彻底结束七年多的净购债有点“后悔和后怕”,新工具或涉及以某种形式购买债券以控制收益率。

就在一个月前,欧洲央行感刚刚“放鹰”进一步缩减量宽购债规模,除了坚持在3月底结束抗疫紧急购债计划,还决定在今年三季度结束常规APP买债项目,暗示结束净购债后将逐步加息。

然而4月8日的最新内部消息显示,欧央行可能对彻底结束七年多的净购债有点“后悔和后怕”。量宽买债即将结束,以及俄乌冲突引发的不确定性加剧,令一些货币决策者重新担忧起来。

匿名官员称,欧央行的工作人员正在设计一种危机工具,以期在未来得以有效防止欧元区较弱经济体的国债收益率飙升,上述应急工具可能会涉及以某种形式购买债券以控制收益率。

美股闻讯上涨,标普500指数和罗素2000小盘股均在午盘时追随道指转涨,纳指跌幅砍半。泛欧Stoxx 600指数全天高开高走,周五收涨1.2%,令周线惊现收阳。

意大利国债收复早前跌幅,10年期基债收益率短线下行5个基点,但关键指标:10年期意债与德债的息差仍徘徊于一周高位。

金融博客Zerohedge称,欧元区主权债CDS市场现在认为,债务负担较重的欧洲边缘国家的违约风险重新升高了。

知情人士称,上述备用危机工具仍处于欧央行内部工作人员设计的初级阶段,而且欧洲央行也没有最终决定是直接公开该计划,还是在必要时选择保密。历史经验显示,类似计划创设了也不一定动用。

彭博社分析称,欧洲债券市场还没有展现出“有问题”的迹象,尽管主要国家国债收益率均急剧升到至少2018年以来的最高水平,但利差几乎没有变化,说明较高国债收益率反映了市场对后疫情时代经济反弹的预期,而不是对个别国家债务可持续性的担忧:

“在这样相对温和的市场背景下,谋划创建新的危机应对工具,可能标志着拉加德领导下的欧洲央行想要先发制人,而不再像以往一样在危机的胁迫下迎头赶上。”

欧洲央行即将在4月13至14日召开货币政策会议,其内部的鹰派与鸽派官员正在激烈交锋,突显欧央行在如何遏制通胀和防止经济衰退的关键问题上分歧严重,也令下周会议备受关注。

昨日公布的3月欧央行会议纪要显示,部分鹰派的决策者希望能确定“结束净购债的确切结束日期”,为第三季度开始十多年来首次加息奠定基础。其他人则主张采取观望立场,因为俄乌冲突对欧元区的经济影响存在不确定性。冲突持续扩大可能“导致技术性衰退”,即连续两季负增长。

越来越多的华尔街主流分析师和交易员都认为,欧洲央行内部的“鹰派也像美联储一样占据了上风”。毕竟3月的欧元区调和CPI同比增长已经达到惊人的7.5%,连续第5个月创历史新高

这给了欧央行比原计划更快收紧宽松政策的压力,丹斯克银行分析师本周称,自3月会议以来,欧元区经济背景已进一步走向滞胀,即经济增长疲软、不确定性增加、信心下降和通胀上升。

交易员们预计,到今年底欧央行加息幅度超过65个基点,高于昨日会议纪要公布前的60个基点。高盛、法国兴业银行和丹斯克银行都认为欧央行将在9月和12月各加息25个基点,从而使存款利率自2014年以来首次达到零的水平。该利率现为-0.5%,欧央行上一次加息是在2011年。

高盛经济学家甚至认为,如果俄乌冲突对欧洲需求造成的冲击小于预期,并且有明显迹象显示工资-物价螺旋形成带来第二轮通胀效应,那么欧央行加息可能最早在今年7月加息。市场对明年加息的预期也大幅上升,预计欧洲基准利率将在2023年7月升至1.15%左右。

由于投资者进一步加大了对欧洲央行今年加息的押注,欧元区债券收益率进入上行通道。周五,对利率预期敏感的两年期德债收益率升6个基点至0.036%,即转为正值。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 收藏
分享到: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
1 条评论
龙卷风
举报

收到

0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