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奥塞梯抛出“入俄”公投提议,地缘多米诺骨牌将被推倒?

来源: 澎湃新闻
美国中东研究中心的专家马马多夫分析称,历史上,每当俄罗斯的影响力减弱,纳卡地区的局势就会变得更加紧张。毫无疑问阿塞拜疆眼下正在试探。

俄乌局势正在整个地区引发连锁的地缘政治反应。当地时间3月30日,位于格鲁吉亚境内、自行宣布“独立”但未获得广泛国际承认的南奥塞梯宣布,其未来可能举行加入俄罗斯的公投。

南奥塞梯领导人比比洛夫(Anatoly Bibilov)3月30日称将在近期做出法律行动,包括公投,来实现加入俄罗斯联邦的夙愿。他的新闻秘书则表示,该地加入俄联邦的所有法律手续将于4月10日领导人选举结束后完成。

南奥塞梯是一个国际媒体并不感到陌生的名字。早在苏联刚刚解体的上世纪90年代,南奥塞梯就与格鲁吉亚中央政府发生了冲突,并脱离了后者的实际控制,自行宣布成立“南奥塞梯自治共和国”。2008年令欧洲震惊的俄格战争也是因南奥塞梯而起:格鲁吉亚当时在西方国家支持下,欲以军事手段永久解决南奥塞梯问题,随后遭到俄军直接出兵打击。

南奥塞梯“入俄”新契机

“我相信与俄罗斯的统一是我们的战略目标。这是我们的前进道路,也是我们民众的愿望。我们应该沿着这条道路前进,在不久的将来采取相应的法律步骤。‘南奥塞梯共和国’将成为其历史祖国——俄罗斯的一部分。”比比洛夫在3月30日说道,他还表示,目前有不少来自南奥塞梯的人员正与俄军在乌克兰并肩作战。

除了比比洛夫,南奥塞梯前领导人爱德华·柯科提(Eduard Kokoity)也明确了自己对俄罗斯的坚定支持。他表示,“假使俄罗斯(在乌克兰)输了,就等于我们输了。”

过去多年里,俄罗斯虽然承认了南奥塞梯的“独立”,但对其“入俄”一事一直十分谨慎。然而,这次南奥塞梯领导人发出信号后,俄罗斯的回应相对积极。3月30日当天,俄罗斯联邦委员会维护国家主权委员会主席表示,在南奥塞梯民众通过公投表达意愿后,启动南奥塞梯加入俄联邦的程序没有法律障碍。根据国际惯例,相关公投可以在四到六周内举行。

但过了两天,到了4月1日,俄罗斯政府的态度似乎又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俄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变得十分谨慎,表示他尚不能就是否支持南奥塞梯的公投进行表态,只是强调注意到了“南奥塞梯人民正在表达他们的意见,俄对此表示尊重。”

南奥塞梯官员的“蠢蠢欲动”自然立即引起了格鲁吉亚方面的注意。3月31日,格鲁吉亚外长扎尔卡利阿尼(David Zalkaliani)强烈谴责了南奥塞梯国内的“入俄”声音,称南奥塞梯加入俄罗斯的想法既不可接受,也是非法的。

比比洛夫:“俄罗斯世界复兴”

出于显而易见的原因,外界都将南奥塞梯领导人的此番姿态与俄乌局势联系在一起。不过,南奥塞梯问题首先有着自身的历史脉络。在整个后苏联空间中,俄罗斯国境之外存在这多个像南奥塞梯这样没有或仅有极少外交承认的政治实体,如“德涅斯特河左岸共和国”、阿布哈兹、卢甘斯克和顿涅茨克等等。按照普京的论述,这些由俄语人口主导、心向俄罗斯文化的地区都属于“俄罗斯世界”(Русский мир)的一部分。

南奥塞梯位于高加索山脉南麓,曾为苏联时期格鲁吉亚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管辖下的一个自治州,主要居民为奥塞梯人和俄罗斯人。该地面积为3900平方公里,人口约为4.5万人,与俄罗斯人人口更多的北奥塞梯之间被高加索山脉分隔,与格鲁吉亚其他地区为库拉河(Mtkvari)分隔。

南奥塞梯于20世纪90年代与格鲁吉亚中央的冲突中宣布实质独立,成立“南奥塞梯共和国”,在2008年俄格战争后得到了俄罗斯的承认并建交。此后,“南奥塞梯共和国”又先后获得委内瑞拉、尼加拉瓜和瑙鲁等其他8个国家的承认。

在宣布即将举行公投的决定时,比比洛夫强调,南奥塞梯、俄罗斯乃至全世界都在经历一个划时代的时刻。“今天的俄罗斯世界正在捍卫其追随者的利益,捍卫那些反对纳粹主义的人的利益,捍卫那些尊重普遍人道主义价值观和国际社会共有基本权利和规范人的利益。”

他还称,“俄罗斯世界”复兴的第一次行动发生在2008年的南奥塞梯,当时俄罗斯决定承认“南奥塞梯共和国”的独立。

比比洛夫在其讲话中多次提到了“俄罗斯世界”的概念。俄罗斯总统普京在2007年下令成立“俄罗斯世界基金”时将这一历史概念重新拿出。此后的俄格战争、克里米亚危机和本轮乌克兰危机爆发时,普京等俄罗斯高层都曾在不同场合提及“俄罗斯世界”这一概念,用以论证发起行动的合理性。在“俄罗斯世界”的愿景中,作为当年俄格战争“胜利果实”的南奥塞梯自然有其位置。

2015年3月18日,普京同南奥赛梯领导人签署《俄罗斯与南奥塞梯一体化条约》。协议包括两国建立联合防空和安全地带,开放边界检察站、合并海关机构,规定南奥塞梯的一系列国内机构同俄方机构合并,并简化流程。协议期限为25年。

深度融入“俄罗斯世界”不仅仅是南奥塞梯的长期夙愿,另一个自行从格鲁吉亚分离出来的“共和国”阿布哈兹,也对南奥领导人的“入俄”决定表示赞同。阿布哈兹安全委员员秘书沙姆巴表示,南奥与北奥的统一,是奥塞梯人民的夙愿,阿布哈兹支持兄弟“共和国”民众的意愿。不过,阿布哈兹暂时不打算效法南奥寻求加入俄罗斯,“首先,我们的宪法不允许,其次,社会上也没有这个意愿。”

在如今俄乌冲突的背景下,南奥塞梯对于乌东顿巴斯两个“人民共和国”的意义也非同一般。早在2014年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自行宣布“独立”时,南奥塞梯就承认了它们。直到今年2月下旬以前,南奥塞梯都是世界上唯一承认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的政治实体。由于南奥塞梯本身曾获得了俄罗斯的外交承认,因此被用来当做从俄向顿巴斯转入资金、绕过西方制裁的重要渠道。

根据英国学者在《超越冻结的冲突》一书中的研究,2017年之后,顿巴斯的多家煤炭和钢铁等行业的重工业企业受到了乌时任总统波罗申科的政府的贸易封锁,出口被堵死,当地银行也受到乌克兰和西方的经济制裁而无法进行结算。由于没有获得俄罗斯的外交承认,它们也难以直接与俄罗斯的实体进行经济往来。为获取资金,卢甘斯克和顿涅茨克的银行纷纷在南奥塞梯的银行中开设账户,再通过这类账户实现与俄罗斯银行和企业的结算。

从乌克兰分离出来的两个“共和国”(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已经公开表示欢迎南奥塞梯的决定。顿涅茨克领导人普什林3月30日表示,这是个成熟的决定,他很支持南奥的意愿。就在前一天晚上,普什林就透露说,顿涅茨克正考虑在“共和国”全境“解放”之后加入俄罗斯的问题。

而早在3月27日,“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领导人帕谢奇尼克也已公开表示近期将举行“入俄”公投。他的原话是:“我认为,近期应该在‘共和国领土’范围内举行公投,让人民就加入俄罗斯行使自己的宪法权利,表达自己的观点。不知道为什么,我相信未来应该这样。”

南高加索地缘政治不确定性上升

南奥塞梯领导人提出“入俄”提议以前,格鲁吉亚国内的某些势力其实也在乌克兰危机中看到了某种契机。早在3月4日,就有一伙身份不明的蒙面格鲁吉亚男子手持突击步枪,录制视频号召格鲁吉亚政府和公民抓住俄军深陷乌克兰的“难得机遇”,果断出兵“收复”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

美媒的调查随后发现,这几个蒙面男子录制视频的地点应该在乌克兰某处,而他们的身份也很可能是帮助乌克兰政府军作战的格鲁吉亚人士。从2014年开始,就一直有来自格鲁吉亚的武装人员在乌东地区与乌政府军一同进攻倾向俄罗斯的顿巴斯民兵。这段视频很快在格鲁吉亚的互联网上“走红”,收获了上千条评论。

2008年的俄格战争已过去了近14年,那段经历仍是许多格鲁吉亚人心中的一道伤疤,因此该视频迅速触动了格鲁吉亚舆论的敏感点。在支持趁机“收复国土”的观点之外,也不乏更加谨慎的声音。有评论者称,“必须举报视频的拍摄者,将他们法办。我们必须以和平手段拿回领土,(格鲁吉亚人)应该与奥赛梯人和阿布哈兹人和平共处。”

在南奥塞梯问题上,本届格鲁吉亚政府与其主要反对派相比算是温和派。反对派一直在批评政府过于软弱,对俄立场不够坚定。但自从俄乌冲突以来,格政府多次指责反对派的做法呼应了乌克兰军方的一些对俄过于强硬的声音,实际上有将格鲁吉亚再度拉入战火的危险,无益于国家利益。

在格鲁吉亚政府中的温和派看来,一个日益受到孤立的俄罗斯未必全然是一件好事。格鲁吉亚伊利亚国立大学的学者古特布罗德日前接受媒体采访时分析称,在乌克兰受挫、同时又被西方羞辱的俄罗斯固然可能降低海外军事干预能力的自我评估,但也可能在“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了”心态下开启新的军事冒险,或认为更加有必要重塑在南高加索等战略地带的权威。总之,南高加索地区的地缘政治不确定性上升了。

俄格之间的南奥塞梯、阿布哈兹问题仅仅是近日南高加索地区面临的多个不稳定因素中的一部分。俄罗斯传统上在南高加索地区拥有巨大的影响力,但如今,乌克兰的震荡波已经动摇了这一切。

亚美尼亚、阿塞拜疆和格鲁吉亚都没有在涉及乌克兰危机的一系列联大投票中支持俄罗斯的立场,考虑到前两国过去与俄罗斯较为紧密的关系,不能不说这已为莫斯科在南高加索的利益敲响了警钟。

更令克里姆林宫有理由感到担忧的是,近日阿塞拜疆在纳卡问题上的动作实际上有些许类似俄军在乌克兰的做法:通过强力手段来改变对峙地区的既定事实,然后再逼对手承认。

美国中东研究中心(Middle East Institute)的专家马马多夫对《莫斯科时报》分析称,历史上,每当俄罗斯的影响力减弱,纳卡地区的局势就会变得更加紧张。毫无疑问阿塞拜疆眼下正在试探。

本文来源:澎湃新闻,原文标题:《南奥塞梯抛出“入俄”公投提议,地缘多米诺骨牌将被推倒?》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2条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
2 条评论
ok1688
举报

😿盎格鲁人有五眼联盟,斯拉夫人有俄罗斯世界,这个世界主权国家只有相对意义!

0
回复
渔樵
举报

可怕!未来一个强国要吞并一个小国非常简单了,先在这个小国扶起一个亲密政党,然后让这个政党掌握政权排斥异己,再策划一起“公正的全民公投”;兵不血刃并掉一个国家。

0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