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钱、减税、暂停弃煤:没有了俄气的德国怎么办?

来源: 界面新闻
德国政府两批次的救济计划囊括了发放现金、燃油减税、电费减免、交通补贴等一系列惠民政策,并预计将耗费290亿至310亿欧元的财政收入。此外,柏林方面还在弃煤路线、天然气法案等多个能源领域做出了重大调整。

作为对俄乌冲突带来的能源价格飞涨的回应,对俄罗斯天然气依赖度超过55%的德国在本周末(3月24日至26日)宣布并细化了一揽子救济计划(Entlastungspaket)。

这也是德国政府继2月23日公布第一批次救济计划之后的第二批次计划。

两批次的救济计划囊括了发放现金、燃油减税、电费减免、交通补贴等一系列惠民政策,并预计将耗费290亿至310亿欧元的财政收入。此外,柏林方面还在弃煤路线、天然气法案等多个能源领域做出了重大调整。

针对个人与家庭的救济计划 I + II

3月24日的布鲁塞尔扎堆举办了七国集团峰会、北约峰会以及欧盟峰会,但是在开幕式上唯独缺少了德国总理朔尔茨的身影。

朔尔兹迟到的原因是忙着在柏林讨论德国第二批次救济计划的方案。虽然目前该方案的部分具体细节仍未敲定,但根据已经公布的内容,绝大部分德国民众将于夏季起享受到如下优惠政策,以减轻由能源价格飙升造成的生活影响:

- 所有在德纳税雇员均将一次性收到300欧元的现金补贴,并将以工资形式打入个人银行账户。该笔收入仍需要缴税,而包括退休人员在内的非纳税群体则不在补贴范围内。

- 所有有孩家庭均将在每月219欧元的儿童金之外,另一次性收到100欧元的现金补贴。

- 所有在德领取社会救济金群体将一次性收到200欧元现金补贴。其中100欧元在第一批次救济计划中已经确定,第二批次救济计划另行追加100欧元。

- 即日起全德所有能源税(即燃油税)降低至欧盟规定的最低下限,为期至少三个月。汽油价格每升将下降0.3欧元,柴油价格每升将下降0.14欧元。

- 全德所有城市的公交交通系列将推出9欧元的公交月票,为期至少三个月,以吸引更多通勤人群使用公共交通系统。以法兰克福为例,目前现行的公交月票价格为94.5欧元。

此外,一个月前公布第一批次救济计划还囊括了以下的优惠措施:

- 此前计入电费的新能源附加费(EEG)将于7月起彻底取消,届时电费将下降3.7欧分/千瓦时。不过,德国目前36.2欧分/千瓦时的电价仍是欧盟最贵之一。

- 年度个人所得税免税额将提高563欧元。此外对于长距离通勤雇员,通勤成本能够以每公里38欧分的额度进行抵税。

- 对于贫困有孩家庭每月将另行发放20欧元的现金补贴。

目前两轮救济计划中大部分补贴的发放时间仍未最终敲定,但预计最迟将于夏季之前发放完毕。

出台两轮救济计划的直接原因依然是由俄乌冲突引发的能源价格以及一系列上游物资价格的飞涨。根据德国经济研究所Ifo的预估,该国今年的通胀率将高达5.1%至6.1%,相当于全德居民部门的购买力缩水300亿欧元。

其中燃油领域的价格上涨尤为明显,目前德国的汽油和柴油价格分别达平均2.06欧元/升和2.21欧元/升,而该价格在疫情爆发初期仅为1.17欧元/升和1.05欧元/升。此外由于天然气紧缺造成的氨产能受限还导致了物流必须的AdBlue(即车用环保尿素液)也从每百升13欧元一路上涨至76欧元。

另一方面,由于莫斯科已于3月16日下达了谷物出口禁令,包括面粉、意大利面、奶酪、食用油等基本民生物资也均出现了20%以上的涨幅。尤其是德国对外依存度达94%的主要食用油葵花籽油在半年时间内价格几乎翻倍,已上涨至每升2.3欧元以上,直接导致德国各大城市均出现类似疫情初期抢购卫生纸的食用油抢购潮。

国家层面逆转天然气依赖

虽然说若以最为常见的德国两孩双职工家庭为例,两个批次的救济计划预计将给该家庭带来共计约一千欧元的额外收入,但是针对个人和家庭的补贴依然无法解决德国能源、尤其是天然气紧缺的核心问题。

2021年德国全年一次能源消耗之中的26.7%来源于天然气,远远超过德国引以为傲的可再生能源的16.1%,且天然气的占比在过去数年之中连续攀升(2018年宣布弃核弃煤之前天然气占比为23.5%,2015年巴黎气候协定之前天然气占比为21.1%,2010年欧债危机期间天然气占比仅为13.6%)。

与天然气在能源结构之中的占比愈来愈大形成对比的,则是德国的天然气进口来源极其单一,其中俄罗斯(55.2%)、挪威(30.6%)、荷兰(12.7%)占据了绝对大头,来自其余欧洲国家的天然气占比仅不足1.6%,来自包括卡塔尔、美国、东地中海等域外国家的天然气则为零。

为了应对俄罗斯天然气可能产生的能源缺口,柏林方面在推出两轮救济计划的同时,还宣布将暂缓原先关停燃煤(褐煤)发电计划,煤电厂作为储备机组将被允许更长期地运行。

早在2019年德国就激进地宣布将彻底放弃煤电,去年年末新搭建的本届政府更是将弃煤时间表从2038年进一步提前至2030年,即便德国406亿吨的丰富煤炭储量位居世界第七。目前德国已有1.9GW的燃煤机组已转入储备单元并预定于2023年初彻底退网,该部分机组正是如今将被延长运营的发电单位。绿党掌控的德国经济部亦表示,2030年的弃煤目标在“理想情况”下仍能完成。

至于同样被诟病已久的弃核令则预计不会被推翻。

德国在过去两年之内已经激进地将四座核电站退网,目前仅剩三座核电站仍在运行之中。由于弃核令的存在,核电站运营商自2009年之后就没有再进行过任何安全检查,安全系统备件产线同样已经被拆除。此外延长核电站运行所需的燃料棒采购尚需一年半以上的时间,且燃料棒采购国依然为俄罗斯或哈萨克斯坦。

作为对最坏情况的应急预案的预演,德国政府已于3月25日夜间邀请各大工业企业和天然气管道运营商对天然气断气方案(Abschaltungsplan)进行了协商。

目前德国所有天然气的31%流向居民部门,37%则流向工业部门。根据2019年制定的天然气断气方案,德国政府将实施价格调控、市场干预直至配给制的三步走方案。在紧急情况下依据行业重要性逐步勒令企业断气以确保居民部门供气稳定。

与此同时,联邦议院还在3月25日火速通过了《天然气储备法》,以法律形式规定所有储气设施运营商必须在每年10月1日和12月1日确保储气量分别达到80%和90%,次年2月1日的储气量至少需满足40%。

由于当前的德国储气市场已经完全自由化,柏林政府并不对储气量做出任何监管。去年冬季之前由于俄罗斯天然气集团在德国运营的储气设施并未加满天然气,直接导致年初德国天然气存储量下降至30%的历史低点,并间接导致3月7日欧洲天然气TTF价格暴涨至340欧元/兆瓦时。

此外,天然气进口来源多元化也被柏林方面提上日程。

为了填补每年458亿方俄罗斯天然气的缺口,德国经济部两周之前已访问卡塔尔、阿联酋等液化天然气(LNG)出口大国。双方已经签订LNG长期合作协议,但尚未就合同细节以及出口额度进行协商。卡塔尔目前年出口液化天然气超过1050亿方,其中超过70%流向亚洲市场。卡塔尔已计划将LNG年出口量提升至1700亿方,但需至2026年方能完成该目标。

另一方面,美国与欧盟也在3月25日夜间达成了每年至少300亿方的LNG供应协议。不过,这部分天然气即便归德国所有,也依然无法完全替代俄罗斯天然气。

德国过去十年以来过于依赖俄罗斯天然气,并且押宝北溪2号天然气管道的另一个恶劣影响,则是德国至今没有任何一座液化天然气再气化终端。这也意味着德国没有任何技术能力以自主吸纳卡塔尔或美国LNG。

为此柏林方面将目光瞄准了浮式液化天然气生产储卸装置(即FSRU)。目前全球市场上大约有48艘FSRU在运营之中,虽然FSRU市场完全是卖方市场,但德国政府已经出面求租其中三艘,预计其中两艘将在年末之前抵达北海海岸,并在两年之内达到200亿方的年处理能力。

本文作者:钱伯彦,来源:界面新闻,原文标题:《发钱、减税、暂停弃煤:没有了俄气的德国怎么办?》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