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钢铁侠”和SEC又杠上了,马斯克:SEC在骚扰我和特斯拉

article.author.display_name 杜玉
一周多前消息称“马斯克又双叒叕因推文收到SEC传票”,今日特斯拉律师更新法庭文件,指责美国证监会越过法庭执行监督,怀着不正当目的骚扰马斯克,而且尚未向股东分配2018年和解协议中对马斯克和特斯拉共计4000万美元的罚款。

2月17日周四美股市场再爆一瓜:马斯克又和美国“证监会”SEC杠上了!

这场嘴仗实际上从2019年打到现在,双方在往来信函和法庭文件中相互指责。SEC认为马斯克没有遵守推文交由公司律师审批再发布的2018年民事证券诉讼和解协议,特斯拉公司律师则认为“SEC正在骚扰马斯克和特斯拉,怀着不正当目的让马斯克禁言”。

多次指责SEC骚扰的特斯拉律师Alex Spiro周四向曼哈顿的美国联邦地区法院提交最新文件,指责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扼杀马斯克与特斯拉股东沟通时的言论自由权,而且试图越过联邦法院、单独监督马斯克是否遵守社交媒体使用规则的情况,违背了签署和解协议时的执行承诺。

特斯拉还指控,SEC尚未向声称受害的股东分配2018年和解协议中对马斯克和特斯拉公司处以共计4000万美元的罚款。特斯拉还认为,SEC针对马斯克及其公司进行了不懈调查,主要是因为马斯克仍然是这一政府机构直言不讳的批评者,令SEC无法以公平方式执行普遍适用的法律。

最新法庭文件的事由是马斯克又双叒叕收到了SEC的传票。华尔街见闻于2月7日一周多前提到,去年11月6日马斯克在推特上询问粉丝能否出售其所持特斯拉股份的10%,此举引发特斯拉股票一度跌价四分之一。当月SEC便向特斯拉发送传票,要求说明马斯克的言论是否遵守和解协议。

周四,追随美股大盘齐跌,特斯拉一度跌近4%,失守一周高位,今年以来已跌超15%,跑输美股大盘表现。

马斯克与SEC“正面硬刚”简史

SEC曾于2018年9月指控,马斯克在同年8月通过推特宣布将以每股420美元将特斯拉私有化的言论具有“虚假和误导性”,这条推文引发特斯拉股价整月波动,而且私有化从未实现。

马斯克个人和特斯拉公司随后选择和解指控,各自支付2000万美元罚款,马斯克被迫辞去特斯拉董事长一职至少三年,特斯拉被要求引入两位独立董事,还需建立监督马斯克公开发言的系统,其中马斯克的推文和其他公开声明需要经过公司律师审批。

然而2019年2月,马斯克在推特上发布“平民神车”Model 3的生产数字,SEC要求追究其藐视法庭罪,因为他违反了最初的和解协议:这条带有车辆生产数字的推文没有得到特斯拉律师预批。在曼哈顿联邦法院的斡旋下,双方在2019年修改和解协议,明确马斯克哪些主题的推文需要律师预先批准,包括有关生产数据、新业务线和公司财务状况的公开言论。

然而马斯克似乎决心与监管机构“杠上了”:

2020年,马斯克称SEC为 "卖空者致富委员会",还用隐晦的语言给SEC泼脏水。

2021年2月,面对正在调查他关于狗狗币推文的传闻,马斯克“硬气”讽刺称“希望(SEC)真的进行调查,那太棒了。”

2021年12月,在收到最新SEC传票几周内,马斯克还试图在一条推文上轻视举报人。一周后,SEC会证实正在调查特斯拉一位前雇员的投诉,称特斯拉瞒报太阳能光伏装置的严重火灾风险。

另据《华尔街日报》独家报道,SEC还曾于2019年和2020年致信特斯拉,指责马斯克无视法庭对其使用社交媒体规则的命令。

其中一次是2019年7月29日,马斯克发推称希望年底前每周生产1000个太阳能屋顶,SEC认为这条推文符合“含有生产数量、销售或交付数量时需经律师审核”的要求,但特斯拉告知监管机构,马斯克没有将推文提交审核,特斯拉也认为不用,因为“这些数字只是愿望而非事实”。

随后在2020年5月1日,马斯克发推称“我个人认为特斯拉股价太高了”,特斯拉股价应声下挫,SEC再度致信特斯拉要求提供推文的审核意见,但公司称这是不需要授权的“个人意见”。SEC则认为马斯克的推文涉及公司财务状况,需要遵守和解协议的社交媒体审查规定。

对此,SEC表示,“特斯拉已经放弃了法庭命令所要求的职责,我们深感担忧,敦促公司重新考虑在此事上的立场,采取行动执行披露控制和程序,以防止进一步伤害股东。”特斯拉马上回怼称,SEC试图用无休止的重叠调查骚扰特斯拉并让马斯克沉默,“这些调查的连续性让我们非常担心SEC出于不正当目的针对马斯克。”但当时双方都未向这次一样要求法庭直接进行干预。

分析:监督上市公司CEO的社交媒体应用规则较新且有争议

有分析称,今日披露的法庭文件似乎在暗示,特斯拉和马斯克后悔和解协议中的社交媒体监督规则,因为文件称“当马斯克和特斯拉在2018年就法令达成一致时,特斯拉是一家不太成熟的公司,当时以为达成和解协议最终能结束SEC的骚扰”。

而要求一家上市公司提前审批CEO个人发布的社交媒体言论,也是在改善公司治理方面比较新的工具,容易引发一定争议。但宾夕法尼亚大学法学教授Jill Fisch认为,这些争议并不意味着政策本身是错误的,监管机构的监督有助于改善上市公司和首席执行官如何使用社交媒体的情况,马斯克这种市场影响力很大的公众人物更值得受到特别关注。

还有分析发现,马斯克旗下多家公司一贯与监管机构的关系不甚和睦。特斯拉还与美国国家交通安全管理局(NTSB)和内华达州的州职业安全与健康管理局官员发生过冲突。太空探索技术公司SpaceX 与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FAA)的关系有时也存在紧张。

华尔街见闻上周提到,随着NTSB等美国安全监管机构加强对特斯拉的审查,特斯拉近期频繁开启大规模召回。因扬声器功能问题,特斯拉宣布在美国召回578607辆美国汽车,这已是特斯拉去年10月以来第11次召回。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 收藏
分享到: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